熱門文章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文/Stella Huang ....

掌握深度學習力,贏在入社起跑點
發表時間:2018-09-03

文/Stella Huang,Photo....

英國脫歐!漁權、邊境關卡障礙難解

發表時間:2021-01-10 點閱:114
Responsive image

 

Photo by Guillaume Périgois on Unsplash/文:華科

 

歐盟自1957年簽署「羅馬條約」以來,經歷多次因各會員國間國家利益上的衝突,威脅到歐盟的團結,但最後皆能透過密集協商和妥協,避免歐盟解體的惡夢。此共體時艱的共識,不應被一紙脫歐決議而改變,穩定與和平的關係,才可維護英歐最大利益。

 

英國脫歐過渡期2020年12月31日結束,歐洲聯盟與英國達成脫歐協議,歐盟成員國已批准2021年1月1日暫時生效,向英國有協議脫歐暫邁進一步。歐盟源自經歷數次戰火蹂躪下的歐洲,在殘破的家園和喪失無數生命的悲痛心理下,於1957年,由德國、法國、義大利和荷蘭等6個國家共同簽署了歐盟的肇始盟約——「羅馬條約」,希望藉由經濟的聯盟,解決政治上的衝突,以談判代替戰爭,解決爭端。

 

2016年6月23日的脫歐(Brexit)公投,結果以52%贊成及48%反對票,確定了英國將終止與歐盟間的政經聯盟,並隨即開啟了一連串的脫歐協議談判,以確定2021年1月1日起,英國與歐盟分道揚鑣後,和歐盟27個會員國間往來的法律地位和各種規範。而倫敦金融中心的發展,不但影響英國,也牽動整個歐盟,甚至全球的金融市場。我國與英國和歐盟間經貿往來密切,就金融業務而言,倫敦一地即設有5家台系銀行的分行和1家證券子公司,英國脫歐協議進程的發展實值得我們注意。以下擬就英國脫歐協議進度和爭執焦點,以及未來仍將繼續影響英國和歐盟間利益的因素略述如下。

 

不滿經濟和財政政策 歐盟成員間凝聚力飽受威脅

 

歐盟自成立以來,在德法兩國的主導下,雖經過幾次的擴大,卻一直堅守自由市場機制,以保障歐盟境內公民、資金、稅賦等在統一的歐盟法規基礎上,得以自由移動,以期資本和勞動力發揮最佳配置與效益,並形成包含英國在內,人口總數約5億人的歐洲「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」(The Customs Union and the Single Market),在全球保護主義日漸成形的洪流中,形成另一舉足輕重的經濟板塊。

 

為擴大單一市場的經濟綜效,歐盟理事會於2004年決定進一步擴大納入受前蘇聯共產集團影響甚深的10國,包括波蘭、捷克、立陶宛、匈牙利等俗稱A10的中、東歐國家,促使大量新會員國人民遷徙至較富裕的西歐國家,以更低的工資搶食就業市場和社會福利。因歷史背景和宗教信仰的不同,加上生活或行為模式的差異,逐漸對被移入國家形成難以忍受的壓力。加上近年來在西歐國家不斷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,強化了西歐民眾排斥大量外來民族或反歐盟的心態。

 

此外,相較於亞洲或美國近年來在經濟上的表現,歐盟或歐元區內低迷的經濟成長和縈繞不去的高失業率,2016年的英國脫歐公投結果,何嘗不也是西歐民眾心理的具體表現,連支持歐盟最力的德國,也出現以脫歐為訴求的政黨(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, AfD),在法國、荷蘭、義大利等西歐國家也陸續出現類似政黨,凸顯了人民對歐盟,甚至歐元區在制訂經濟和財政政策的不滿,對歐盟的凝聚力形成嚴重威脅。

 

無法接受歐盟方案 英脫歐貿易談判曾膠著

 

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,當然不是歐盟所樂見。許多負面的報導認為,脫歐後的英國,在政治上再無強大的歐盟做靠山,經濟上將失去「歐洲共同市場」一員的身份,民間的往來和貨物的進出,將重新面對海關的查驗並繳交稅賦,此外,其他非關稅(如查驗的延遲等)的不便,都將造成雙方往來的困難和難以估計的成本。

 

以目前脫歐的協議內容來看,未來英歐間的經貿往來將採「包裹式」的協議方式,在互惠互利的對等原則下(Equivalence),希望人民與貨物能繼續往來如昔。由於談判過程齟齬不斷,進展並不順利。至2020年10月底止的談判膠著點,一為脫歐後,歐方在英國漁場捕魚的權利和捕獲量的配額上的爭議;一為英國所擁有北愛爾蘭與愛爾蘭近500公里交界線應否設立實質的邊界二大議題。因皆具有領土主權意義,政治敏感度高,談判雙方皆有堅持,不願輕言退讓。但英國歷經大英帝國時代的淬鍊,談判手段高明,多次表示寧願「無協議脫歐」也不願妥協的架式,使得談判氣氛充滿不安,而英國也似乎仗著雙方皆為WTO的會員,一旦談判破裂,仍有WTO在貨物貿易上的規範作為最後防線。

 

釋出善意遭拒 以倫敦為總部之國際銀行另覓他處

 

倫敦主導了全球主要的衍生性金融交易,為了避免2021年1月1日英國脫歐生效日時,因協約尚無法底定而產生的金融市場動盪,英國於2017年底通過一項法令:「臨時容許法令」(Temporary Permissions Regime, TPR)給予具EEA(European Economic Area,歐洲經濟區域)身份的企業3年的寬限期,得繼續在英國執行業務,直到英國與歐盟間新約產生,或企業取得新的營業執照為止。而英國原希望釋出的善意能換得歐盟在「業務對等」期限上給予長期認可,卻已遭歐盟拒絕,僅同意占90%的歐元金融轉換交易的清算交割,仍得在倫敦清算所(London Clearing House)辦理,卻附加但書,將在18個月後重新審議其妥適性,或得在30天裡取消現有的「業務對等」協議。

 

在英國註冊的金融機構,一旦失去業務通行權(Passporting Rights),將不再享有一張營業執照走遍歐盟的優勢,許多以倫敦為總部,而以整個歐盟為市場的國際級銀行,在不能排除英國被終止「業務對等」的不確定因素下,已開始出現在倫敦以外的重要金融都市另覓處所的超前部署行動。

 

持悲觀看法的人認為,倫敦失去歐盟這一重要市場,業務將大幅萎縮,重要金融機構被迫遷出有可能持續增加,將直接衝擊倫敦整個金融「生態系統」,影響銀行、保險、基金管理、證券、衍生性金融商品、金融專業人才、金融市場的基礎設施等所形成的優勢,倫敦長久以來所享有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恐將因此易位。

 

持正面看法的人則認為,倫敦將自僵化的歐盟金融法規束縛中解脫,得以再次在全球資本市場或投資銀行業務中大展身手,有利於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提升。整體而言,英國將再次掌握獨立自主的國家主權,自由選擇對英國最有利的條件,折衝結盟,訂定關貿協定(FTA),且不再負擔每年近74億歐元的歐盟會員費(2017年),正可用在其他建設或教育等支出上,截長補短間,脫歐後的英國前景應可樂觀以待。

 

倫敦金融城每年產出占英國GDP6.9%,創造了110餘萬工作機會的英國金融產業。歐盟深知英國在歐盟境內業務通行權的重要性,而想利用此點作為後續談判的籌碼,以迫使英國在一些談判膠著點上讓步的企圖昭然若揭。

 

英國雖將取回金融監理自主權,但全球金融市場受到2008年歐債危機的教訓,全球金融監理不斷朝全球一致化的方向發展,包括英國和我國都必須遵循由「巴塞爾銀行監理委員會」制訂的「銀行資本適足率」(Basel Ⅲ)、「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」(Internaton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, IASB)所發布的「會計準則公報」(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, IFRS)、歐盟的「金融工具市場指令」MiFID Ⅱ(The Markets in Financial Instruments Directive, MiFID)、「歐盟資料保護一般規則」(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, GDPR)等,這些規範雖無適用上的強制力,但對欲與全球業務接軌的銀行、企業或國家的主政機關,包括英國金融監理單位(PRA、FCA和BoE),即使脫歐後,對金融業者的法規制訂和監管方式,仍須與上述法規或作業準則保持相當程度的一致性,此也將較易符合歐盟要求「業務對等」時,金融監理應具「一致性」基礎上的要求。

 

互為命運共同體 美德法等國不樂見僵局

 

2020年11月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,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成為新一代領導人的局勢應已大致確定。拜登即將領導美國與歐洲所形成的西方民主陣營,和為防堵俄羅斯勢力的再起所建立的NATO(北大西洋公約組織)。而歐美在2020年初面對COVID-19疫情的防疫失利和立冬以來的強力反撲,防疫大戰成為拜登就任前的一大國事政策。將就任的美國總統已開始積極與歐洲主要領導人通話,表達將加強或修補美歐間關係的意願,而具愛爾蘭裔背景的美國新任總統拜登,對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目前在脫歐談判上的堅持態度,將會產生一定的潤滑效果和影響,以避免英國與歐盟間談判出現僵局,而影響到美國利益。

 

英、德、法為歐洲經濟實力最強的3個國家,政治、經濟以及歐洲的國防安全,一直以來相互競爭,也相互依存,形成脣齒相依,甚至為命運共同體的關係。包括將就任美國總統的拜登,應該都不樂見歐盟談判走入僵局,造成整個歐洲民主陣營實力的衰落。而歐盟自1957年簽署「羅馬條約」以來,經歷多次因各會員國間國家利益上的衝突,威脅到歐盟的團結,但最後皆能透過密集協商和妥協,避免歐盟解體的惡夢。此共體時艱的共識,不應被一紙脫歐決議而完全改變。

 

尤以2020年11月亞洲地區簽署了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」(RCEP),歐洲面對來勢洶洶的亞洲競爭,和即將到來的5G網路世界,全球金融與政經環境正面臨革命性的轉變。2020年入秋以來,COVID-19疫情再次狂襲歐洲,使得地緣如此緊密的地區更須密切合作。無從預測後續脫歐結果,但面對如此嚴峻情勢的歐盟,欲將心意已決的英國逼入絕境,只會對歐盟未來的存續帶來更大傷害,2021年英國脫歐生效日起,穩定與平和的往來關係,才是英歐間較佳的選擇。(本文作者為前台灣銀行倫敦分行經理)

 
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33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